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陆建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生于70年代中期,一个充满贫寒的哈尼山寨。自幼放过牛,砍过柴,在梯田泥巴中滚大。已出版散文集《寨神树下》、《农耕盛典-哈尼族节庆》,诗集《另一片梯田》、散文诗集《乡村篱笆》,《家园》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寨神的儿子  

2011-01-21 14:49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寨神的儿子

――《寨神树下》序

―土泥

我曾经说过:如果寨神是一位淳朴的乡村父亲的话,我是在寨神的呵护下健康成长。父亲和寨神,二者都是我十分崇敬的,今生想远离是不可能的了。那么现在我还要说:我是寨神的儿子。

17岁以前,我是在绿春县一个贫穷落后的小山村长大的。乡下生活,包括那里的一草一木对于我来说,是再熟悉不过的了。往事同根一样深深扎在记忆里,并顽强地生长。城里孩子是喝牛奶、自来水长大的;而我是喝故乡那日夜不停涌出来的井水长大。这就注定我血液流淌的永远是不变的村庄、寨神、梯田、大山、泥土、野草、庄稼的气息。我的作品也不例外,当然留下的也是乡村深深的胎记。

小时候常常跟哥姐在家乡碑多河里放牛。可以说,我的童年是在牛背上长大的。五六岁就学会骑牛,可以在牛背上站着、倒坐着、躺着,甚至趴在上面睡觉。那头只有不耕地时,才能放牧吃草的黑牛,和山民一样憨厚老实、善良,却忍受着山乡的苦难。无论是干活或走路,总是保持不紧不慢地速度。那种节奏带给乡村的是另一幅恬淡而宁静的画面。后来我上学了,也没有离开过牛。早晨起来时要把它牵到田埂放完再去上学,下午放学后,再把它牵到碑多河旁放到天黑再回家。放牛、读书、放鸭、采猪食就是我童年的快乐时光。在乡村,牛、鸭、鸟儿、蜻蜓确实是多数孩子想躲都躲不掉的亲密伙伴,放牛放鸭也是乡村孩子每天的必修课。

正因如此,我的每篇作品,想绕开乡村是不可能的。或者说我的写作一开始,就是为了乡村,就是为了生我养我的乡村,就是为那些至今仍在贫瘠的故土上生活的乡亲。我了解乡村,那里的父老乡亲,祖祖辈辈与土地打交道的经验、生活状态,他们的淳朴、热情、无奈、苦难、幸福、喜怒、哀乐、贫穷、愚昧、迷信等等。即便我闭上眼睛都能触摸到的。同呼吸一样,从来就不可缺少。

我属于那种典型的为生活找出路进城的人。进城后,渐渐远离了乡村、减少了与乡亲相见、远去了倾听熟悉的母语更多机会,如我的乡亲在故土上播种作物一样,在城市高高的楼房里播种一行行文字。但越远离村庄就越是觉得亲切和向往,越是向往就越是想再度亲临和体验。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,但我认为生活条件改善的越好,对贫穷、落后的家乡惦念就越浓;越是想写乡村乡土,想写那些还生活在贫困线上的乡亲。对我而言,我关注的始终是乡村的过去、现在、未来和命运。思念村东头一生未娶媳妇的哑巴叔叔、住在村中央年轻就守寡的三婶;村中间万年青树下那抱水烟筒咳嗽的四爷、五叔、伯伯;他们几十年如一日,在那个小山村苦着、乐着;那头下了很多小牛,耕过很多田地,最终被人们在酸笋中煮吃掉的老水牛,还有见陌生人就叫的大黄狗等等。这些形形色色的乡土、乡风、场景、人物、事件,都是我习作的灵魂和骨肉。我被那样的生活所包裹而不能突围。这是我作品的局限性。

习作近十多年,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乡土,没有离开过村庄,那是我的根,是我生命的最初体验,是我自己播种的田亩。有人对我说,除了写乡土文章,应写民族文化研究。我想,在文联工作,能写民族文化理论研究文章,会龙飞凤舞搬弄毛笔或扛起相机照相,截然是件好事。但一个人用灵魂与村庄对话,用散文、诗歌或其它方式持之以恒地讴歌村庄,何止不是一种生存方式。我从乡村走来,最终回归母性的村庄。我诗歌的一头连着村庄的神林,另一头连着或喜或悲的文字。无论是长果实或野草,我都要守住。我喜欢农人种庄稼的那种感觉。那一年一年地播种,一茬一茬地收割。更喜欢那些充满乡土生活、关注乡村命运、挖掘当下乡村生存状态、传统观念和精神面貌变迁;追求贴近生活、贴近民众、有真情实感的“感动写作”。我愿我的文字永远是沾有泥土味、带火烟乡村特产儿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